柏七

云与树,我钟爱的两样事物

关于历法

神秘学:

                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有两个:一个是吐槽,另一个也是吐槽。


                这两个吐槽都在主页君的心中发酵了很久,其中一个是:农历不是阴历啊啊啊二十四节气都是用阳历的制定方法定的你们看不到吗啊啊啊啊!另一个是:为什么中国的星期是一二三四五六啊啊啊啊啊!


                然而神奇的是,似乎大多数人并没有发觉其中有什么问题。


                先来说说历法的问题。大致上,全世界所有有历法的民族(或者说,原创了历法的民族),都经历了从物候历到天文历的发展过程。所谓物候历,即是以特定季节才有的特定现象为时间的测量尺度。候鸟迁徙、草木枯荣,这些都是物候历的内容。然而物候历毕竟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与之相比星象就稳定很多,于是天文历就应运而生。天文历有两大支流:太阳历(即阳历),与太阴历(即阴历,太阴即月亮)。所谓阳历,即以太阳与地球的位置关系为参考系,所谓阴历,则参考月亮的盈亏周期。虽然据说玛雅人还会参考金星,埃及人会参考天狼星,某些原始部落会参考昴星团,但显然,作为天空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天体,太阳和月亮的使用要频繁很多。


                之所以要在这里说明阳历和阴历的定义,是因为主页君感觉很多人根本就不明白阳历和阴历到底是什么意思,以为阴历就是中国的传统历法,阳历指的是西方传来的历法。要知道,虽然“西方传来的历法”确实以阳历为主体,但是用于指代“西方传来的历法”的词汇是“西历”或者“公历”。事实上,就连西历也并非完全意义上的阳历,这与基督教之前的异教传统有关。古代凯尔特人使用阴历,基督教传播后,对古代异教的节日进行了收编和改造,使之成为了基督教节日,这就是为什么例如复活节之类的“基督教”节日,其日期在公历中并非恒定,而要参考月相,也是为什么很多“基督教节日”,其“前夜”比当日要重要的多——阴历似乎都有这么一个特点:以黑夜为一天的开始,古代凯尔特人是如此,是以万圣夜比万圣节要来的重要(万圣夜与万圣节的前身是凯尔特的亡灵节)。中国也是如此,比如冬至夜就比冬至日要重要。


                至于阳历,如前所述,是“太阳的历法”,我们现在知道,所谓的“天文年”指的是地球绕太阳一圈的过程,但是换作古人的视角,就是太阳在黄道上运行一周的过程(这两者其实是一回事,参考系选取的不同罢了)。太阳与农业活动息息相关,而太阳在黄道上的位置又导致了昼夜长短这一明显的变化,其中夏至与冬至为昼长与夜长之极,这也就是为什么世界上不同民族,不管其他节日如何互不相同,夏至与冬至却是普天同庆。


                有人可能会说:不对啊,我怎么没见过欧洲人过夏至和冬至?不,你肯定见过,因为欧洲人的夏至就是仲夏节(以及仲夏夜),而冬至就是圣诞节(及圣诞夜)。其中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圣诞节实际上和耶稣一点关系都没有,圣经中从未记述过耶稣的生辰,圣诞节的前身是朱尔节(Yuletide),至今这个词仍能用于指代圣诞节。有人会进一步质疑:不对啊,仲夏节比夏至晚了三天,圣诞节也比冬至晚了三天。这其实得怪罗马人。前文已述,凯尔特人使用阴历,这说法其实不对,因为凯尔特人使用的是阴阳合历。中国的农历实际上也是阴阳合历,不仅农历,就连基督教的前身犹太教用的也是阴阳合历。可是罗马人用的是纯阳历,纯阳历倒也算了,反正夏至和冬至是太阳直射回归线的结果,只跟太阳有关,偏偏它的计算还不甚准确,到格里高利改历时,期间已经相差了三天。


                冬至与夏至属于节气,所谓“节气”指的便是气候,我们现在知道,季节是太阳直射角度的结果,古人当然不知道黄赤交角,但他们还是通过观察发现了其中的联系。在尚处物候历的少昊时期,就有了“风鸟适至,始记于鸟,为鸟师而鸟名。风鸟氏,历正(春分与秋分)也; 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 司至(冬至与夏至)者也;青鸟氏,司启(立春和立夏)者也;丹鸟氏,司闭(立秋与立冬)者也”的节气定义方法(需要注意的是少昊各部族以鸟为图腾,以上所述的那些鸟除了代表真实的鸟可能还代表各个部落)。到了天文历时代,鸟的迁徙被更为牢靠的太阳位置关系所取代,冬夏至被定义为了太阳运行轨道最短和最长的日子,这些日子正是“冬之至”与“夏之至”;春秋分则是昼夜等长的日子,这些日子正是或万物复苏或万物肃杀的日子。其他节分也有着相应的气候特点,因此与各种农业活动一一对应。


                由此可见,二十四节气全是阳历的产物,这也就是为什么它们在阳历中是固定的,差别只在几个小时。因此,你仍然可以称中国传统历法为“阴历”,但你必须记住,它不仅仅是阴历而已。最好也别在欧洲人面前说欧洲人用的是阳历,这对外国人也很失礼。而且虽说大部分的欧洲人与大部分的中国人一样对习以为常之物的起源和原理懵懂无知,但万一遇到懂行的就贻笑大方了。


                说完了历法,再说说星期。本来“星期”这个词指代的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但是古今异义倒也习以为常。中国古代计日用的是七曜计日,所谓七曜,即七颗行星:日、月、火、水、木、金、土(日和月当时也是“行星”),时至今日,日本的星期计日用的仍是这套系统,更为讽刺的是,七曜之前,日本使用六曜来计日,即先胜、友引、先负、佛灭、大安和赤口,而这六曜也是中国传入,无论七曜还是六曜,在中国反而不见了踪迹,不用了也就算了,连记都几乎没人记得,只有星期日还保留了原来的意义。有人说目前的星期计日是采用西历的结果,这可是冤枉了西方人,因为如果真是这样,那中国的星期更不应该是数字才对。西方的星期源自巴比伦,与中国的七曜是暗合的。这只是巧合还是说二者有着某种更为古老的共同原型,或者仅仅是因为这些星星引人注目而已,我们不得而知,但不管怎么说,它不是编号,到了现代也不是。拿英国举例,由于曾受维京人入侵,英语的星期中有几天被替换成了北欧的神祇。可能有人从小就好奇英语中星期的每一天到底是什么意思,其实意义如下:Monday:月曜日(Moonday);Tuesday:战神提尔之日(Tiwaz’sday);Wednesday:主神奥丁之日(Woden’sday,视民族而定,Odin也写作Woden,这个词其实与wind和wood同源);Thursday:雷神托尔之日(Thor’sday);Friday:神后芙丽嘉之日(Frigga’sday),也有一说是爱神芙蕾雅之日(Freya’sday),有研究指出二神可能原本是同一个神;Saturday:农神萨顿之日(Saturn'sday),即土曜日,(有意思的是行星Saturn对应的中文也是“土星”);Sunday:日曜日(Sunday)。


                由此可见,在星期中使用编号,中国是独此一家,个中缘由是什么,主页君试图搜索过,居然几乎完全空白,只在一个类似百度知道的地方找到了下面一段话:


                光绪三十一年(1905),清廷宣布停止乡试、会试,废除延续了一千多年的科举制度,成立“学部”,袁嘉谷即奉命调入学部筹建编译图书局,后任该局首任局长。编译图书局下设编书课、译书课,任务是研究编写“统一国之用”的官定各种教材。各种教科书的编写中自然会遇到一个“新名词”该怎么处理的问题。1909年,编译图书局设立了一个新机构统一规范教科书中的名词术语。袁嘉谷亲自参加了这个馆的工作,主持制定了很多统一的名称。把七日一周制定为中国自己的“星期”,就是在袁嘉谷主持下制定的。


                我国古代历法把二十八宿按日、月、火、水、木、金、土的次序排列,七日一周,周而复始,称为“七曜”;西洋历法中的“七日为一周”,跟我国的“七曜”暗合;日本的“七曜日”更是与其如出一辙。但袁嘉谷感到不顺口,使用起来不方便,与同事们商量后,将一周称一星期,以“星期日、星期一……星期六”依次指称周内各日。


                其中有多少可信度,主页君无从得知。


                顺便一提,从上面大家应该不难发现,平时大家所说的“礼拜一”“礼拜二”直到“礼拜六”是错误的说法,“礼拜”一词只能用于礼拜天,因为那是作礼拜的日子(叫礼拜日倒是没关系)。同时星期天一词也是错误的,因为“天”根本就不是星星。


                话说完了。其实主页君除了吐槽之外还有一个目的。看过主页君前一篇长微博的人,应该知道主页君相信民族融合、国境逐渐消失、最后世界大同的发展趋势。因此主页君其实不太赞同所谓的“弘扬传统文化”,因为这显然只会阻碍融合。但是主页君倒也不反对别人弘扬,只要能够做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即可。可问题是,现在很多嚷嚷着“传统”的人,他们所维护的根本就不是传统,不是一些他们自己发明的莫名其妙的东西,就是近现代才有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每次看到这种人,主页君都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评论

热度(53)

  1. 柏七Exorcista_Arcanarum 转载了此文字
  2. 思想的阁楼Exorcista_Arcanarum 转载了此文字